途家杨昌乐:民宿时间窗口已经关闭,现在入局

途家杨昌乐:民宿时间窗口已经关闭,现在入局

时间:2020-01-10 13:3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采访整理 / 刘雪儿

编辑 / 陈芳

目前民宿在住宿品类交易中占8%左右,未来2年可能会升到15%~20%。眼下,民宿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,其他人再进来很困难。

2019年,对途家集团及CEO杨昌乐来说都是个重要转折点。

虽然途家创始人罗军从两年前开始放权,但杨昌乐接管CEO一职还是2019年2月的事。杨昌乐告诉AI财经社,当上将军后要对最终结果负责,压力完全不是一个量级。

随后的改革也相继展开。4月途家发布“一体两翼”新战略,在平台本体外,深入民宿服务领域展开代运营和安伴智能两大业务,希望解决行业空置房难题和安全信任痛点。同时,大幅度减少营销补贴,让行业价值回归理性。

面对未来会不会被大股东携程收编的询问时,杨昌乐显得很自信,认为可能性很小。虽然眼下的民宿环境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大爆发,民宿出租还面临很多制约,但杨昌乐选择继续等待,他认为经历2019年的准备后,2020年国内民宿战争将会结束。

AI财经社=AI

杨昌乐 = YCL

民宿战争将结束

AI: 当了CEO后有什么明显变化?

YCL: 虽然工作范围上没有太大变化,但需要承担的责任、需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了。以前不对整个公司的结果负责,只做好经营就好。现在一个决策可能对公司、行业都有很多影响。面对不确定性时,承担的压力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。

AI: 2019年的重要决策有哪些?都有哪些效果?

YCL: 一个是降本增效;一个是“一体两翼”。今年我们的整个增长策略有非常大的变化,从4月开始就大幅度减少营销优惠,更加关注产品本身的价值,起初还担心产品对客户会失去吸引力,后来看还是有效果的,比如8月就实现单月盈利,甚至接近季度盈利,这非常不容易,Airbnb也只能做到某些季度盈利。

AI: 在“一体两翼”方面,途家旗下的安伴智能发展得怎么样?

YCL: 目前已经有15个以上的省、市在和公安系统对接,安装的房源有7万多套。所有安装了我们家智能门锁的商户,其客户入住后,入住人的信息都会和公安部门打通,在安全性上合法合规。各地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、优先级不同,政府希望引导行业发展。

AI: 在途家代运营这块,目前进展如何?平台会对自营的业务有特殊倾斜吗?

YCL: 目前代运营覆盖的房源有1.6万套以上,线上代运营主打郊区、乡村民宿、城市民宿的分时段管理,线下代运营包含保洁、洗涤等服务,比房屋托管平台模式更轻。目前,在我们收取三成佣金后,依然有七成代运营的房东收入超过长租收入。

途家平台不会对自营业务有倾斜,这只是平台的一个供应商。

AI: 目前民宿市场的规模是怎样的?

YCL: 目前民宿在住宿品类交易中占8%左右,未来2年可能会升到15%~20%。

AI: 你们为何判断2020年国内民宿战争将结束?

YCL: 这是我们内部分享的观点,因为之前做了很多准备性工作,比如代运营、安伴智能、途家平台自身的升级,特别是人工智能、AI算法等新技术的应用,让民宿行业从以前过于依赖人力的低效组织,转变成用机器、算法、系统实现高效运转。

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到了,预计在明年取得真正意义上的结果,我觉得民宿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了,其他人再进来就很困难。

AI: 美团民宿发展挺快的,你们目前的市场占有率有多少?

YCL: 我们相对第二名有领先优势,市场占有率超过50%,民宿领域的最终玩家是途家、美团民宿、Airbnb,如果更长远点看就是途家和美团民宿。

美团民宿从榛果民宿更名而来,代表了一个结构变化,相当于从独立公司到一个部门的转变。以后可能更多在美团内部做事,我相信只要美团在,在民宿领域就会有市场份额,但我认为民宿和酒店领域还有很大区别。我们愿意用3~5年去丈量发展预期,但美团在民宿领域的占比不可能与酒店领域一样。

AI: 过去三年来,你们的发展重点有变化吗?

YCL: 2017年,我们要建设一支靠产品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团队;2018年,我们要把产品打磨好,做好供应,获得民宿的第二个增长点;2019年,我们是深入改造供应链,并且做好海外的准备。

被携程收编的可能性很小

AI: 3月途家预计今年亏损额度大概是2018年的三分之一,如今数据怎样?

YCL: 差不多吧,比三分之一多一点。

AI: 携程、去哪儿等携程系渠道对途家业务的贡献度如何?

YCL: 如果一定要说交易占比,目前比一半多一点点,携程、去哪儿等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渠道。但不管是在携程上的成交,还是去哪儿上的成交,途家自己的成交,从途家财务角度看都是一样的,因为佣金率都是10%,途家的股东为了获取资源也交了钱。

AI: 途家以后会完全被携程收编吗?

YCL: 这个取决于很多因素,我只能说这个可能性比较小。为什么说可能性小,因为第一,目前市场足够大,能支撑途家独立发展;第二,一家拥有完整独立决策权的公司,更加贴近市场变化、能快速做出决策,我们的股东也不傻,所以最终结果是独立发展。

AI: 途家上一轮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10月,为何后来没有融资?有没有上市计划?

YCL: 我们是离现金流很近的公司,每做一笔交易都有收入,所以对资金的需求不是特别急迫。是否上市,何时上市,取决于很多因素,比如市场情况、能否获得好估值,我跟他们探讨过几次,James(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)跟我说不要着急。

AI: 去年7月你预计一年后共享住宿行业会迎来大爆发,为何这一年市场并没有爆发?

YCL: 每个人对大爆发的理解不一样。我的理解是,当一个人拥有可分享的房间想分享时,可以毫无顾虑地分享,行业就进入了爆发性增长时代。如果这个前置条件没有发生,那么我们还需要继续等待。

AI: 途家未来三年的计划是怎样的?

YCL: 在中国会跟随行业保持快速发展,也会重点布局一些海外市场。

工程思维将统治世界

AI: 携程高管孙茂华说你的能力模型最适合创业公司,如何理解?

YCL: 不同阶段、规模的公司对人才的需求不同,成熟业务的公司更期待员工听话、保证质量。创业公司面对很多不确定性,需要具备创新和突破思维、有更强竞争力的人。可能他们认为我身上具备这些点,我不太在意规则,更在意用什么更好的方式来达成目标,关注如何做更有价值的东西。

AI: 作为程序员出身,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全公司管理,这种管理能力如何锻造?

YCL: 我认为要用工程思维来思考和面对这个世界,工程思维终将统治世界。什么是工程思维?我周边的世界,包括人都是一套系统,都可以测量、模拟,最终通过特定方式形成自己的系统,中途再调整变量。

我认为一个真正优秀的工程师,可以在任何一个领域成为专家,因为这套科学方法在各个领域都能复制,包括艺术。

AI: 2015年前你在百度做程序员时,有想过会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吗?

YCL: 我是计算机系出身,起初在百度是单纯的工程师,每天七八点到公司,夜里十二点甚至一两点回去,在百度学会做一套经得起考验的系统。后来去了抓虾网带技术团队,学会做管理。再后来在去哪儿负责无线部门的产品和业务,到现在负责整个公司。

所有东西都是不确定的,没有太多规划,更多是把现在的事情做好,再结合自己的兴趣,尽可能创造一些条件,往自己想要的方向靠近。只有做好准备,当时机点出现时,你才能接住这个机会。

AI: 你如何判断自己的能力边界?

YCL: 你永远可以根据现实世界给你的反馈,去检查自己合不合适。我更多会参考自己喜欢做什么,因为这样现实世界会反馈更多成就感,自己也会越来越自信,觉得做的事情很有意思,正确方向就是这么找到的。总之没有特别有效的方法,尤其面对不确定的东西时,如果喜欢就去尝试,再根据反馈去调整自己。